<acronym id="c6ymo"></acronym>
<rt id="c6ymo"><small id="c6ymo"></small></rt><rt id="c6ymo"></rt>
<rt id="c6ymo"><small id="c6ymo"></small></rt>
<acronym id="c6ymo"><small id="c6ymo"></small></acronym>

第五回·發矯詔諸鎮應曹公 破關兵三英戰呂布


    卻說陳宮臨欲下手殺曹操,忽轉念曰:“我為國家跟他到此,殺之不義。不若棄而他往?!辈鍎ι像R,不等天明,自投東郡去了。操覺,不見陳宮,尋思:“此人見我說了這兩句,疑我不仁,棄我而去;吾當急行,不可久留?!彼爝B夜到陳留,尋見父親,備說前事;欲散家資,招募義兵。父言:“資少恐不成事。此間有孝廉衛弘,疏財仗義,其家巨富;若得相助,事可圖矣?!辈僦镁茝報?,拜請衛弘到家,告曰:“今漢室無主,董卓專權,欺君害民,天下切齒。操欲力扶社稷,恨力不足。公乃忠義之士,敢求相助!”衛弘曰:“吾有是心久矣,恨未遇英雄耳。既孟德有大志,愿將家資相助?!辈俅笙?;于是先發矯詔,馳報各道,然后招集義兵,豎起招兵白旗一面,上書“忠義”二字。不數日間,應募之士,如雨駢集。

    一日,有一個陽平衛國人,姓樂,名進,字文謙,來投曹操。又有一個山陽巨鹿人,姓李,名典,字曼成,也來投曹操。操皆留為帳前吏。又有沛國譙人夏侯惇,字元讓,乃夏侯嬰之后;自小習槍棒;年十四從師學武,有人辱罵其師,惇殺之,逃于外方;聞知曹操起兵,與其族弟夏侯淵兩個,各引壯士千人來會。此二人本操之弟兄:操父曹嵩原是夏侯氏之子,過房與曹家,因此是同族。不數日,曹氏兄弟曹仁、曹洪各引兵千余來助。曹仁字子孝,曹洪字子廉:二人弓馬熟嫻,武藝精通。操大喜,于村中調練軍馬。衛弘盡出家財,置辦衣甲旗幡。四方送糧食者,不計其數。

    時袁紹得操矯詔,乃聚麾下文武,引兵三萬,離渤海來與曹操會盟。操作檄文以達諸郡。檄文曰:“操等謹以大義布告天下:董卓欺天罔地,滅國弒君;穢亂宮禁,殘害生靈;狼戾不仁,罪惡充積!今奉天子密詔,大集義兵,誓欲掃清華夏,剿戮群兇。望興義師,共泄公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檄文到日,可速奉行!”操發檄文去后,后鎮諸侯皆起兵相應:第一鎮,后將軍南陽太守袁術。第二鎮,冀州刺史韓馥。第三鎮,豫州刺史孔伷。第四鎮,兗州刺史劉岱。第五鎮,河內郡太守王匡。第六鎮,陳留太守張邈。第七鎮,東郡太守喬瑁。第八鎮,山陽太守袁遺。第九鎮,濟北相鮑信。第十鎮,北海太守孔融。第十一鎮,廣陵太守張超。第十二鎮,徐州刺史陶謙。第十三鎮,西涼太守馬騰。第十四鎮,北平太守公孫瓚。第十五鎮,上黨太守張楊。第十六鎮,烏程侯長沙太守孫堅。第十七鎮,祁鄉侯渤海太守袁紹。諸路軍馬,多少不等,有三萬者,有一二萬者,各領文官武將,投洛陽來。

    且說北平太守公孫瓚,統領精兵一萬五千,路經德州平原縣。正行之間,遙見桑樹叢中,一面黃旗,數騎來迎。瓚視之,乃劉玄德也。瓚問曰:“賢弟何故在此?”玄德曰:“舊日蒙兄保備為平原縣令,今聞大軍過此,特來奉候,就請兄長入城歇馬?!杯懼戈P、張而問曰:“此何人也?”玄德曰:“此關羽、張飛,備結義兄弟也?!杯懺唬骸澳送泣S巾者乎?”玄德曰:“皆此二人之力?!杯懺唬骸敖窬雍温??”玄德答曰:“關羽為馬弓手,張飛為步弓手?!杯憞@曰:“如此可謂埋沒英雄!今董卓作亂,天下諸侯共往誅之。賢弟可棄此卑官,一同討賊,力扶漢室,若何?”玄德曰:“愿往?!睆堬w曰:“當時若容我殺了此賊,免有今日之事?!痹崎L曰:“事已至此,即當收拾前去?!毙?、關、張引數騎跟公孫瓚來,曹操接著。眾諸侯亦陸續皆至,各自安營下寨,連接二百余里。操乃宰牛殺馬,大會諸侯,商議進兵之策。太守王匡曰:“今奉大義,必立盟主;眾聽約束,然后進兵?!辈僭唬骸霸境跛氖廊?,門多故吏,漢朝名相之裔,可為盟主?!苯B再三推辭,眾皆曰非本初不可,紹方應允。次日筑臺三層,遍列五方旗幟,上建白旄黃鉞,兵符將印,請紹登壇。紹整衣佩劍,慨然而上,焚香再拜。其盟曰:“漢室不幸,皇綱失統。賊臣董卓,乘釁縱害,禍加至尊,虐流百姓。紹等懼社稷淪喪,糾合義兵,并赴國難。凡我同盟,齊心戮力,以致臣節,必無二志。有渝此盟,俾墜其命,無克遺育?;侍旌笸?,祖宗明靈,實皆鑒之!”讀畢,歃血。眾因其辭氣慷慨,皆涕泗橫流。歃血已罷,下壇。眾扶紹升帳而坐,兩行依爵位年齒分列坐定。操行酒數巡,言曰:“今日既立盟主,各聽調遣,同扶國家,勿以強弱計較?!痹B曰:“紹雖不才,既承公等推為盟主,有功必賞,有罪必罰。國有常刑,軍有紀律。各宜遵守,勿得違犯?!北娊栽晃┟锹?。紹曰:“吾弟袁術總督糧草,應付諸營,無使有缺。更須一人為先鋒,直抵汜水關挑戰。余各據險要,以為接應?!?/p>

    長沙太守孫堅出曰:“堅愿為前部?!苯B曰:“文臺勇烈,可當此任?!眻运煲静咳笋R殺奔汜水關來。守關將士,差流星馬往洛陽丞相府告急。董卓自專大權之后,每日飲宴。李儒接得告急文書,徑來稟卓。卓大驚,急聚眾將商議。溫侯呂布挺身出曰:“父親勿慮。關外諸侯,布視之如草芥;愿提虎狼之師,盡斬其首,懸于都門?!弊看笙苍唬骸拔嵊蟹钕?,高枕無憂矣!”言未絕,呂布背后一人高聲出曰:“割雞焉用牛刀?不勞溫侯親往。吾斬眾諸侯首級,如探囊取物耳!”卓視之,其人身長九尺,虎體狼腰,豹頭猿臂;關西人也,姓華,名雄。卓聞言大喜,加為驍騎校尉。撥馬步軍五萬,同李肅、胡軫、趙岑星夜赴關迎敵。

    眾諸侯內有濟北相鮑信,尋思孫堅既為前部,怕他奪了頭功,暗撥其弟鮑忠,先將馬步軍三千,徑抄小路,直到關下搦戰。華雄引鐵騎五百,飛下關來,大喝:“賊將休走!”鮑忠急待退,被華雄手起刀落,斬于馬下,生擒將校極多。華雄遣人赍鮑忠首級來相府報捷,卓加雄為都督。

    卻說孫堅引四將直至關前。那四將?——第一個,右北平土垠人,姓程,名普,字德謀,使一條鐵脊蛇矛;第二個,姓黃,名蓋,字公覆,零陵人也,使鐵鞭;第三個,姓韓,名當,字義公,遼西令支人也,使一口大刀;第四個,姓祖,名茂,字大榮,吳郡富春人也,使雙刀。孫堅披爛銀鎧,裹赤幘,橫古錠刀,騎花鬃馬,指關上而罵曰:“助惡匹夫,何不早降!”華雄副將胡軫引兵五千出關迎戰。程普飛馬挺矛,直取胡軫。斗不數合,程普刺中胡軫咽喉,死于馬下。堅揮軍直殺至關前,關上矢石如雨。孫堅引兵回至梁東屯住,使人于袁紹處報捷,就于袁術處催糧。

    或說術曰:“孫堅乃江東猛虎;若打破洛陽,殺了董卓,正是除狼而得虎也。今不與糧,彼軍必散?!毙g聽之,不發糧草。孫堅軍缺食,軍中自亂,細作報上關來。李肅為華雄謀曰:“今夜我引一軍從小路下關,襲孫堅寨后,將軍擊其前寨,堅可擒矣?!毙蹚闹?,傳令軍士飽餐,乘夜下關。是夜月白風清。到堅寨時,已是半夜,鼓噪直進。堅慌忙披掛上馬,正遇華雄。兩馬相交,斗不數合,后面李肅軍到,竟天價放起火來。堅軍亂竄。眾將各自混戰,止有祖茂跟定孫堅,突圍而走。背后華雄追來。堅取箭,連放兩箭,皆被華雄躲過。再放第三箭時,因用力太猛,拽折了鵲畫弓,只得棄弓縱馬而奔。祖茂曰:“主公頭上赤幘射目,為賊所識認??擅搸九c某戴之?!眻跃兔搸緭Q茂盔,分兩路而走。雄軍只望赤幘者追趕,堅乃從小路得脫。祖茂被華雄追急,將赤幘掛于人家燒不盡的庭柱上,卻入樹林潛躲。華雄軍于月下遙見赤幘,四面圍定,不敢近前。用箭射之,方知是計,遂向前取了赤幘。祖茂于林后殺出,揮雙刀欲劈華雄;雄大喝一聲,將祖茂一刀砍于馬下。殺至天明,雄方引兵上關。

    程普、黃蓋、韓當都來尋見孫堅,再收拾軍馬屯紥。堅為折了祖茂,傷感不已,星夜遣人報知袁紹。紹大驚曰:“不想孫文臺敗于華雄之手!”便聚眾諸侯商議。眾人都到,只有公孫瓚后至,紹請入帳列坐。紹曰:“前日鮑將軍之弟不遵調遣,擅自進兵,殺身喪命,折了許多軍士;今者孫文臺又敗于華雄:挫動銳氣,為之奈何?”諸侯并皆不語。紹舉目遍視,見公孫瓚背后立著三人,容貌異常,都在那里冷笑。紹問曰:“公孫太守背后何人?”瓚呼玄德出曰:“此吾自幼同舍兄弟,平原令劉備是也?!辈懿僭唬骸澳瞧泣S巾劉玄德乎?”瓚曰:“然?!奔戳顒⑿掳菀?。瓚將玄德功勞,并其出身,細說一遍。紹曰:“既是漢室宗派,取坐來?!泵?。備遜謝。紹曰:“吾非敬汝名爵,吾敬汝是帝室之胄耳?!毙履俗谀┪?,關、張叉手侍立于后。忽探子來報:“華雄引鐵騎下關,用長竿挑著孫太守赤幘,來寨前大罵搦戰?!苯B曰:“誰敢去戰?”袁術背后轉出驍將俞涉曰:“小將愿往?!苯B喜,便著俞涉出馬。即時報來:“俞涉與華雄戰不三合,被華雄斬了?!北姶篌@。太守韓馥曰:“吾有上將潘鳳,可斬華雄?!苯B急令出戰。潘鳳手提大斧上馬。去不多時,飛馬來報:“潘鳳又被華雄斬了?!北娊允?。紹曰:“可惜吾上將顏良、文丑未至!得一人在此,何懼華雄!”言未畢,階下一人大呼出曰:“小將愿往斬華雄頭,獻于帳下!”眾視之,見其人身長九尺,髯長二尺,丹鳳眼,臥蠶眉,面如重棗,聲如巨鐘,立于帳前。紹問何人。公孫瓚曰:“此劉玄德之弟關羽也?!苯B問現居何職。瓚曰:“跟隨劉玄德充馬弓手?!睅ど显g大喝曰:“汝欺吾眾諸侯無大將耶?量一弓手,安敢亂言!與我打出!”曹操急止之曰:“公路息怒。此人既出大言,必有勇略;試教出馬,如其不勝,責之未遲?!痹B曰:“使一弓手出戰,必被華雄所笑?!辈僭唬骸按巳藘x表不俗,華雄安知他是弓手?”關公曰:“如不勝,請斬某頭?!辈俳提嚐峋埔槐?,與關公飲了上馬。關公曰:“酒且斟下,某去便來?!背鰩ぬ岬?,飛身上馬。眾諸侯聽得關外鼓聲大振,喊聲大舉,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眾皆失驚。正欲探聽,鸞鈴響處,馬到中軍,云長提華雄之頭,擲于地上。其酒尚溫。后人有詩贊之曰:“威鎮乾坤第一功,轅門畫鼓響冬冬。云長停盞施英勇,酒尚溫時斬華雄?!辈懿俅笙?。只見玄德背后轉出張飛,高聲大叫:“俺哥哥斬了華雄,不就這里殺入關去,活拿董卓,更待何時!”袁術大怒,喝曰:“俺大臣尚自謙讓,量一縣令手下小卒,安敢在此耀武揚威!都與趕出帳去!”曹操曰:“得功者賞,何計貴賤乎?”袁術曰:“既然公等只重一縣令,我當告退?!辈僭唬骸柏M可因一言而誤大事耶?”命公孫瓚且帶玄德、關、張回寨。眾官皆散。曹操暗使人赍牛酒撫慰三人。卻說華雄手下敗軍,報上關來。李肅慌忙寫告急文書,申聞董卓。卓急聚李儒、呂布等商議。儒曰:“今失了上將華雄,賊勢浩大。袁紹為盟主,紹叔袁隗,現為太傅;倘或里應外合,深為不便,可先除之。請丞相親領大軍,分撥剿捕?!弊咳黄湔f,喚李傕、郭汜領兵五百,圍住太傅袁隗家,不分老幼,盡皆誅絕,先將袁隗首級去關前號令。

    卓遂起兵二十萬,分為兩路而來:一路先令李傕、郭汜引兵五萬,把住汜水關,不要廝殺;卓自將十五萬,同李儒、呂布、樊稠、張濟等守虎牢關。這關離洛陽五十里。軍馬到關,卓令呂布領三萬軍,去關前紥住大寨。卓自在關上屯住。

    流星馬探聽得,報入袁紹大寨里來。紹聚眾商議。操曰:“董卓屯兵虎牢,截俺諸侯中路,今可勒兵一半迎敵?!苯B乃分王匡、喬瑁、鮑信、袁遺、孫融、張楊、陶謙、公孫瓚八路諸侯,往虎牢關迎敵。操引軍往來救應。八路諸侯,各自起兵。河內太守王匡,引兵先到。呂布帶鐵騎三千,飛奔來迎。王匡將軍馬列成陣勢,勒馬門旗下看時,見呂布出陣:頭戴三叉束發紫金冠,體掛西川紅棉百花袍,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弓箭隨身,手持畫戟,坐下嘶風赤兔馬:果然是“人中呂布,馬中赤兔”!王匡回頭問曰:“誰敢出戰?”后面一將,縱馬挺槍而出??镆曋?,乃河內名將方悅。兩馬相交,無五合,被呂布一戟刺于馬下,挺戟直沖過來??镘姶髷?,四散奔走。布東西沖殺,如入無人之境。幸得喬瑁、袁遺兩軍皆至,來救王匡,呂布方退。三路諸侯,各折了些人馬,退三十里下寨。隨后五路軍馬都至,一處商議,言呂布英雄,無人可敵。

    正慮間,小校報來:“呂布搦戰?!卑寺分T侯,一齊上馬。軍分八隊,布在高岡。遙望呂布一簇軍馬,繡旗招飐,先來沖陣。上黨太守張楊部將穆順,出馬挺槍迎戰,被呂布手起一戟,刺于馬下。眾大驚。北海太守孔融部將武安國,使鐵錘飛馬而出。呂布揮戟拍馬來迎。戰到十余合,一戟砍斷安國手腕,棄錘于地而走。八路軍兵齊出,救了武安國。呂布退回去了。眾諸侯回寨商議。曹操曰:“呂布英勇無敵,可會十八路諸侯,共議良策。若擒了呂布,董卓易誅耳?!?/p>

    正議間,呂布復引兵搦戰。八路諸侯齊出。公孫瓚揮槊親戰呂布。戰不數合,瓚敗走。呂布縱赤兔馬趕來。那馬日行千里,飛走如風??纯蹿s上,布舉畫戟望瓚后心便刺。傍邊一將,圓睜環眼,倒豎虎須,挺丈八蛇矛,飛馬大叫:“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張飛在此!”呂布見了,棄了公孫瓚,便戰張飛。飛抖擻精神,酣戰呂布。連斗五十余合,不分勝負。云長見了,把馬一拍,舞八十二斤青龍偃月刀,來夾攻呂布。三匹馬丁字兒廝殺。戰到三十合,戰不倒呂布。劉玄德掣雙股劍,驟黃鬃馬,刺斜里也來助戰。這三個圍住呂布。轉燈兒般廝殺。八路人馬,都看得呆了。呂布架隔遮攔不定,看著玄德面上,虛刺一戟,玄德急閃。呂布蕩開陣角,倒拖畫戟,飛馬便回。三個那里肯舍,拍馬趕來。八路軍兵,喊聲大震,一齊掩殺。呂布軍馬望關上奔走;玄德、關、張隨后趕來。古人曾有篇言語,單道著玄德、關、張三戰呂布:“漢朝天數當桓靈,炎炎紅日將西傾。奸臣董卓廢少帝,劉協懦弱魂夢驚。曹操傳檄告天下,諸侯奮怒皆興兵。議立袁紹作盟主,誓扶王室定太平。溫侯呂布世無比,雄才四??溆?。護軀銀鎧砌龍鱗,束發金冠簪雉尾。參差寶帶獸平吞,錯落錦袍飛鳳起。龍駒跳踏起天風,畫戟熒煌射秋水。出關搦戰誰敢當?諸侯膽裂心惶惶。踴出燕人張冀德,手持蛇矛丈八槍?;㈨毜关Q翻金線,環眼圓睜起電光。酣戰未能分勝敗,陣前惱起關云長。青龍寶刀燦霜雪,鸚鵡戰袍飛蛺蝶。馬蹄到處鬼神嚎,目前一怒應流血。梟雄玄德掣雙鋒,抖擻天威施勇烈。三人圍繞戰多時,遮攔架隔無休歇。喊聲震動天地翻,殺氣迷漫牛斗寒。呂布力窮尋走路,遙望家山拍馬還。倒拖畫桿方天戟,亂散銷金五彩幡。頓斷絨絳走赤兔,翻身飛上虎牢關?!比酥壁s呂布到關下,看見關上西風飄動青羅傘蓋。張飛大叫:“此必董卓!追呂布有甚強處?不如先拿董賊,便是斬草除根!”拍馬上關,來擒董卓。正是:擒賊定須擒賊首,奇功端的待奇人。

    未知勝負如何,且聽下文分解。

推薦詩詞

水調歌頭 舟次揚洲和人韻(宋·辛棄疾)

落日塞塵起,胡騎獵清秋。
漢家組練十萬,列艦聳高摟。
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髇血污,風雨佛貍愁。
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
倦游欲去江上,手種橘千頭。
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業,嘗試與君謀。
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

口占詩(元·于立)

江浦雪消楊柳春,檻下新水碧粼粼。
嫁得東風最輕薄,吹蕩柔條拂著人。

【越調】小桃紅(元·白樸)

云鬟風鬢淺梳妝,取次樽前唱。
比著當時江上,減容光,故人別后應無恙。
傷心留得,軟金羅袖,猶帶賈充香。

維天之命(先秦·詩經)

維天之命,於穆不已。
於乎不顯,文王之德之純。
假以溢我,我其收之。
駿惠我文王,曾孫篤之。

返照(唐·杜甫)

楚王宮北正黃昏,白帝城西過雨痕。
返照入江翻石壁,歸云擁樹失山村。
衰年肺病唯高枕,絕塞愁時早閉門。
不可久留豺虎亂,南方實有未招魂。

清廟(先秦·詩經)

于穆清廟,肅雍顯相。
濟濟多士,秉文之德。
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
不顯不承,無射于人斯。

澗南園即事貽皎上人(唐·孟浩然)

弊廬在郭外,素產惟田園。
左右林野曠,不聞朝市喧。
釣竿垂北澗,樵唱入南軒。
書取幽棲事,將尋靜者論。

翠樓怨(近代·秋瑾)

寂寞庭寮,喜飛來畫軸,破我無聊。
試展朝云遺態,費維摩幾許清宵?
紫玉煙沉,驚鴻影在,歷劫紅羊跡未消。
賴有故人高誼,贖得生綃。

環佩聲遙,縱歸來月下,魂已難招。
故劍珠還無恙,黃衫客風韻偏豪。
自敘烏闌,遍征紅豆,替傳哀怨譜《離騷》。
但恐玉蕭難再,愁煞韋皋。

沙丘城下寄杜甫(唐·李白)

我來竟何事,高臥沙丘城。
城邊有古樹,日夕連秋聲。
魯酒不可醉,齊歌空復情。
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

權輿(先秦·詩經)

於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無馀。
于嗟乎,不承權輿。

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飽。
于嗟乎,不承權輿。

阿坝| 乐山| 赣州| 乐山| 崇左| 河南郑州| 台南| 保山| 宜昌| 阳春| 湘潭| 厦门| 简阳| 曲靖| 宜都| 莱芜| 温岭| 芜湖| 长兴| 克孜勒苏| 海南| 赵县| 文山| 那曲| 鸡西| 荆门| 丹阳| 大兴安岭| 厦门| 郴州| 攀枝花| 迁安市| 开封| 内蒙古呼和浩特| 上饶| 五家渠| 大丰| 东莞| 禹州| 承德| 姜堰| 澄迈| 宁夏银川| 威海| 邯郸| 牡丹江| 克孜勒苏| 永新| 柳州| 仁寿| 永康| 徐州| 新沂| 武夷山| 仁寿| 安顺| 萍乡| 驻马店| 三门峡| 廊坊| 菏泽| 黄南| 沧州| 运城| 靖江| 毕节| 济南| 仁寿| 保亭| 沛县| 大庆| 陕西西安| 泗阳| 任丘| 阿拉善盟| 五家渠| 鹤壁| 四川成都| 三沙| 承德| 丽江| 桐乡| 威海| 梅州| 燕郊| 咸宁| 湘潭| 宜都| 克拉玛依| 潮州| 景德镇| 如皋| 滨州| 宁国| 吴忠| 菏泽| 铁岭| 三亚| 金昌| 襄阳| 泗阳| 荆州| 锦州| 昌都| 朝阳| 邵阳| 新泰| 阿坝| 湖南长沙| 遵义| 遂宁| 阿拉尔| 茂名| 岳阳| 青州| 灌南| 伊犁| 宜春| 中卫| 东营| 衢州| 林芝| 大连| 天水| 来宾| 大理| 章丘| 台中| 改则| 博尔塔拉| 双鸭山| 鹤壁| 安岳| 丽水| 新泰| 本溪| 云南昆明| 阿克苏| 运城| 燕郊| 三亚| 汝州| 通化| 长垣| 永康| 忻州| 泉州| 河池| 酒泉| 平凉| 和县| 清远| 偃师| 濮阳| 开封| 玉树| 吉林长春| 海拉尔| 伊犁| 洛阳| 馆陶| 新泰| 西藏拉萨| 丽水| 黔南| 昆山| 深圳| 漯河| 龙口| 牡丹江| 鄂尔多斯| 贵州贵阳| 百色| 呼伦贝尔| 阿克苏| 徐州| 宜春| 莱州| 黄石| 汝州| 乐平| 信阳| 玉溪| 莆田| 湘西| 洛阳| 燕郊| 鹤壁| 三亚| 庄河| 吉安| 唐山| 西双版纳| 兴化| 儋州| 昌吉| 鄂尔多斯| 常州| 如东| 吐鲁番| 兴化| 赣州| 济宁| 任丘| 甘南| 通化| 温州| 玉溪| 项城| 固原| 珠海| 玉树| 丹阳| 锡林郭勒| 天长| 泸州| 延边| 芜湖| 常德| 雅安| 新沂| 永州| 惠东| 张家界| 安顺| 眉山| 厦门| 锡林郭勒| 商洛| 长垣| 琼海| 益阳| 德宏| 厦门| 济宁| 寿光| 西双版纳| 茂名| 宣城| 通辽| 定安| 乐平| 岳阳| 桐城| 曹县| 西双版纳| 潜江| 大庆| 青海西宁| 常州| 乌兰察布| 甘肃兰州| 山东青岛| 日照| 莆田| 汝州| 邳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昌吉| 宜春| 泗洪| 深圳| 香港香港| 唐山| 南京| 沛县| 淮南| 南安| 内蒙古呼和浩特| 丹东| 香港香港| 高密| 渭南| 安岳| 吐鲁番| 焦作| 温岭| 衡水| 武威| 塔城| 聊城| 赤峰| 钦州| 五家渠| 白沙| 徐州| 鄢陵| 承德| 怀化| 沭阳| 抚州| 德州| 永州| 海丰| 永康| 云浮| 珠海| 营口| 西藏拉萨| 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