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6ymo"></acronym>
<rt id="c6ymo"><small id="c6ymo"></small></rt><rt id="c6ymo"></rt>
<rt id="c6ymo"><small id="c6ymo"></small></rt>
<acronym id="c6ymo"><small id="c6ymo"></small></acronym>

鷓鴣天·只近浮名不近情

[元] 元好問
只近浮名不近情,且看不飲更何成。
三杯漸覺紛華遠,一斗都澆塊磊平。
醒復醉,醉還醒,靈均憔悴可憐生。
離騷讀殺渾無味,好個詩家阮步兵!
分類標簽: 豪放詩
【注釋】:

這是一首借酒澆愁感慨激憤的小詞,蓋作于金源滅亡前后。當時,元好問作為金源孤臣孽子,鼎鑊馀生,棲遲零落,滿腹悲憤,無以自吐,不得不借酒澆愁,在醉鄉中求得片刻排解。這首詞就是在這種背景和心境下產生的。
詞的上片四句,表述了兩層意思。前兩句以議論起筆,為一層,是說只近浮名而不飲酒,也未必有其成就 ?!案∶奔刺撁?,多指功名榮祿。元好問在金亡前后 ,憂國憂民 ,悲憤填膺,既無力挽狂瀾于既倒 ,乃盡棄“浮名”,沉湎面于醉鄉 。其《飲酒詩》說 :“去古日已遠,百偽無一真。獨馀醉鄉地,中有羲皇淳。圣教難為功,乃見酒力神?!啊逗箫嬀啤吩娪终f :“酒中有勝地,名流所同歸。人若不解飲,俗病從何醫 ?”因而稱酒為“天生至神物”。此詞上片第二層意思 ,便是對酒的功效的贊頌:“三杯漸覺紛華遠 ,一斗都澆塊磊平?!薄凹娙A”,指世俗紅塵。詞人說,三杯之后,便覺遠離塵世。然后再用“一斗”句遞進一層,強表現酒的作用和自己對酒的需要 ?!皦K磊”,指郁結于胸中的悲憤、愁悶。詞人說 ,用這種特大的酒杯盛酒,全部“澆”入胸中,才能使胸中的郁憤平復 ,也就是說,在大醉之后,才能暫時忘憂,而求得解脫。詞人就是要在這種“醒復醉,醉還醒”即不斷澆著酒的情況下 ,才能在那個世上生存?!办`均”以下三句,將屈原對比,就醉與醒,飲與不飲立意,從而將滿腹悲憤,更轉深一層?!办`均”即屈原; “ 憔悴 ”、“ 可憐 ”,暗扣上片“且看”句意?!冻o·漁父 》說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 ,形容枯槁 ”。但屈原卻不去飲酒 ,仍是“ 眾人皆醉我獨醒”。以其獨醒,悲憤太深,以致憔悴可憐。這里詞人對屈原顯然也是同情的,但對其雖獨醒而無成 ,反而落得憔悴可憐,則略有薄責之意。因而對其《離騷》,盡管“讀殺”,也總覺得全然無味了?!皽啛o味”,并非真的指斥《離騷》無味,而是因其太清醒、太悲憤,在詞人極其悲痛的情況下,這樣的作品讀來只能引起更大的悲憤;而詞人的目的,不是借《離騷》以寄悲憤 ,而是要從悲憤中解脫出來,這個目的,是“讀殺”《離騷》也不能達到的?!昂我越鈶n ?唯有杜康 !”所以只有飲酒了(像阮步兵那樣 )。以“好個詩家”獨贊阮步兵,顯然,詞人在屈阮對比亦即醒醉對比之中,決然選中了后者,詞人也走了阮步兵的道路。

推薦詩詞

太液池(明·馬汝驥)

碧苑西連闕,瑤池北映空。
象垂河漢表,氣與斗牛通。
鯨躍如翻石,鰲行不斷虹。
蒼茫觀海日,朝會百川同。

元宮詞(一百三首)(明·朱有燉)

棕殿巍巍西內中,御筵簫鼓奏薰風。
諸王駙馬咸稱壽,滿酌葡萄飲玉鐘。

院中晚晴懷西郭茅舍(唐·杜甫)

幕府秋風日夜清,澹云疏雨過高城。
葉心朱實看時落,階面青苔先自生。
復有樓臺銜暮景,不勞鐘鼓報新晴。
浣花溪里花饒笑,肯信吾兼吏隱名。

思佳客·迷蝶無蹤曉夢沈(宋·吳文英)

迷蝶無蹤曉夢沈。寒香深閉小庭心。欲知湖上春多少,但看樓前柳淺深。愁自遣,酒孤斟。一簾芳景燕同吟。杏花宜帶斜陽看,幾陣東風晚又陰。

春日梓州登樓二首(唐·杜甫)

行路難如此,登樓望欲迷。身無卻少壯,跡有但羈棲。
江水流城郭,春風入鼓鼙。雙雙新燕子,依舊已銜泥。

天畔登樓眼,隨春入故園。戰場今始定,移柳更能存。
厭蜀交游冷,思吳勝事繁。應須理舟楫,長嘯下荊門。

登快閣(宋·黃庭堅)

癡兒了卻公家事,快閣東西倚晚晴。
落木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朱弦已為佳人絕,青眼聊因美酒橫。
萬里歸船弄長笛,此心吾與白鷗盟。

九日楊奉先會白水崔明府(唐·杜甫)

今日潘懷縣,同時陸浚儀。
坐開桑落酒,來把菊花枝。
天宇清霜凈,公堂宿霧披。
晚酣留客舞,鳧舄共差池。

浣溪沙(宋·慕容嵓卿)

滿目江山憶舊游。汀洲花草弄春柔。長亭艤住木蘭舟。好夢易隨流水去,芳心空逐曉云愁。行人莫上望京樓。

玉樓春(宋·晏殊)

玉樓朱閣橫金鎖
寒食清明春欲破
窗間斜月兩眉愁
簾外落花雙淚墮

朝云聚散真無那
百歲相看能幾個
別來將為不牽情
萬轉千回思想過

水龍吟·短衣匹馬清秋(金·王渥)

短衣匹馬清秋,慣曾射虎南山下。
西風白水,石鯨鱗甲,山川圖畫。
千古神州,一時勝事,賓僚儒雅。
快長堤萬弩,平岡千騎,波濤卷,魚龍夜。

落日孤城鼓角,笑歸來,長圍初罷。
風云慘澹,貔貅得意,旌旗閑暇。
萬里天河,更須一洗,中原兵馬。
看鞬橐[1]嗚咽,咸陽道左,拜西還駕。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吕梁| 新乡| 汉中| 新泰| 平潭| 仙桃| 遂宁| 潍坊| 宝鸡| 江西南昌| 明港| 遵义| 兴化| 文昌| 如皋| 白沙| 玉溪| 泗洪| 乌海| 株洲| 内江| 黔东南| 桐乡| 肥城| 苍南| 菏泽| 威海| 信阳| 丽江| 五家渠| 泉州| 九江| 郴州| 清远| 惠东| 漯河| 晋江| 宿州| 盘锦| 永新| 临沂| 乌海| 吐鲁番| 黄冈| 衡水| 迪庆| 铜陵| 保山| 陵水| 黔西南| 六安| 晋中| 周口| 新乡| 博罗| 酒泉| 大理| 抚顺| 松原| 来宾| 鄢陵| 沭阳| 鸡西| 来宾| 日土| 吉安| 白山| 阿拉尔| 曲靖| 乐平| 海东| 东阳| 南安| 牡丹江| 黄山| 贵港| 宜都| 张掖| 山南| 溧阳| 巢湖| 襄阳| 邹平| 吉安| 三亚| 长葛| 海东| 鄢陵| 宜宾| 东莞| 泉州| 庆阳| 宜都| 德清| 青州| 云南昆明| 馆陶| 临沂| 铜陵| 慈溪| 酒泉| 张家界| 沧州| 阿坝| 灌云| 诸城| 大理| 河北石家庄| 凉山| 楚雄| 图木舒克| 仁怀| 运城| 枣庄| 榆林| 鞍山| 株洲| 柳州| 玉环| 玉树| 铜川| 哈密| 肥城| 镇江| 珠海| 来宾| 博尔塔拉| 灌云| 灵宝| 肥城| 邳州| 宜昌| 天长| 湖州| 广安| 铁岭| 黔南| 佳木斯| 南充| 安岳| 汝州| 凉山| 邵阳| 惠东| 吉安| 平凉| 琼中| 锦州| 涿州| 榆林| 曹县| 温州| 金昌| 邯郸| 抚顺| 宜春| 白银| 龙口| 丹东| 河北石家庄| 乌海| 云南昆明| 宁波| 宿州| 昆山| 湘潭| 黄冈| 枣阳| 抚州| 凉山| 台中| 徐州| 吴忠| 和县| 仙桃| 丽江| 平顶山| 海宁| 瓦房店| 临沧| 吕梁| 铜仁| 娄底| 汕尾| 商洛| 绥化| 哈密| 阿里| 昌都| 芜湖| 甘肃兰州| 海北| 山南| 焦作| 五家渠| 芜湖| 鄂尔多斯| 阜新| 三沙| 平顶山| 神木| 平潭| 汕尾| 石嘴山| 廊坊| 灵宝| 安康| 五家渠| 沧州| 黄山| 辽源| 金昌| 阳春| 开封| 驻马店| 宜宾| 鞍山| 衢州| 淄博| 锡林郭勒| 温岭| 莒县| 澳门澳门| 池州| 南京| 安康| 锡林郭勒| 威海| 庄河| 济源| 阿克苏| 龙岩| 陕西西安| 武夷山| 大同| 邳州| 台山| 潮州| 怒江| 广饶| 惠州| 海丰| 河池| 黑河| 郴州| 聊城| 宁波| 济南| 泉州| 徐州| 濮阳| 河源| 白沙| 石嘴山| 萍乡| 白沙| 佳木斯| 吴忠| 庆阳| 潮州| 丽江| 株洲| 扬中| 黄南| 启东| 黔西南| 黄南| 衢州| 辽阳| 文昌| 醴陵| 六安| 新沂| 吉林长春| 铜川| 鄢陵| 馆陶| 泉州| 池州| 唐山| 吉林长春| 台湾台湾| 聊城| 邯郸| 张家口| 高雄| 黄石| 台南| 邵阳| 鹤壁| 中山| 宝应县| 济源| 濮阳| 鸡西| 台北| 葫芦岛| 九江| 仁怀| 莆田|